为什么要写 永远前进 杜富国: 因为我不向后看

  2020年10月11日,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的杜富国在执行扫雷任务时,发现了一枚加重手榴弹。面对危险,他对战友说你退后,让我来。加重手榴弹突然爆炸,他下意识地倒向战友那一侧。杜富国保护了战友,自己却永远失去了双手和双眼。

  事发一个多月后,《面对面》记者曾专访杜富国。一年之后,28岁的杜富国是否已经迈过这道人生的大坎?折翼的排雷战士如何面对生活的战场?近日,《面对面》记者再访杜富国。

  失去双手、眼球被摘 自己有预感

  在杜富国苏醒后,家人、部队、医院曾迟迟不敢告知他双眼球已被摘除的实情。去年我们采访他的时候,他刚刚知道自己眼球被摘除的消息没几天。对于这一消息,杜富国说他一点都不惊讶,因为我预料到了。

  杜富国:因为我知道爆炸产生的威力有多大。我们在雷区三年了,每个寨子里面都有被炸伤炸残的。当时我就已经知道肯定双手没了,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眼睛没有了,但大概想到了。因为他们给我换药,眼睛上有纱布我有预感。因为眼睛很脆弱,一旦有什么稍微尖锐一点的东西碰到,眼睛很可能被毁坏掉。

  2020年,杜富国进入扫雷大队,他曾进出雷场1000余次,累计排除爆炸物2400余枚。对于加重手榴弹爆炸的威力,他心里有数。但是,即使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,真让这个27岁的年轻小伙子去接受突如其来的双手截肢和永远黑暗的双目失明,还是太过艰难。

  杜富国:当时忐忑不安,内心有一些各种各样的想法,心情有点烦躁不安,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。刚开始下床走路都一晃一晃的,走两步头就晕。那时候是最烦躁的时候,会胡思乱想。

  下床走路头晕眼花 疤痕针就是要找很疼的感觉

  双眼球摘除,视神经无法修复,杜富国突然陷入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;而双手被炸断,又进一步破坏了他触摸感知世界的能力以及身体的平衡,不要说常人日常的生活起居无法完成,就连走路都变得艰难起来。

  记者:胡思乱想,那怎么调节自己?

  杜富国:那时候我一直在问自己,我要不要活下去?或者我要不要重新站起来?

  那段时间,杜富国一下子瘦了将近二十斤,身体极度虚弱,长时间地躺在病床上,只是下床走几步路就觉得头晕眼花。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后,杜富国开始尝试下床走路。

  杜富国:当时会晕,但是我觉得刚开始那两分钟坚持过去了后面就没什么,一样可以跟正常人一样走,只是扶着墙而已。所以那时候我挺开心的,我可以下床走路了。后来我慢慢摸到大厅、客厅,步子虽然挪得很慢。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鼓励自己要振作起来。

(责任编辑:牛牛棋牌app)

本文地址:/jiudianjingxuan/20200723/9654.html

上一篇:厦门湖里区枋钟路部分路明日起围挡施工

下一篇:军委装备发展部牵头发倡议 打造装备采购行业新生态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. 必填字段已标记 *